网站首页
医院地图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病例分享
专业论著
医疗资讯
保健知识
推荐处方
 

专业论著 返回首页 > 医师专栏 > 详细內容

为什么中国防治狂犬病收效甚微?

|发布日期 :2014-02-10
 

为什么中国防治狂犬病收效甚微

作者:严加新

   狂犬病目前仍是中国危害最严重的传染病之一,近十年来中国狂犬病的发病率(即死亡率)一直维持在每年超过二千人的高位,在全球仅次于印度而居第二位。特别是在中国人口稠密的南方地区,多年来狂犬病每年在一个省的死亡人数就高达数百人。这些地区的数亿人每天仍生活在病死率100%的狂犬病的威胁之下。

   现代医学已有十分有效的手段对狂犬病进行防控。狂犬病问题,对于一个有效率和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政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问题。目前狂犬病主要是在世界上八十多个经济和政治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存在。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对狂犬病的控制却落在了亚洲、南美洲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后面,这种状况必须尽快改变。

   一、“狂犬病可以被消灭”

   由于世界卫生组织(WHO)科学的组织和疫苗的大规模应用,曾给人类造成严重危害的几种重大传染病已经或即将被彻底根除:人类在1977年在全球范围彻底根除了天花,在未来几年内将根除脊髓灰质炎,稍后还将根除麻疹。某种病原体只有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才可能被根除:类型较单一,很少发生变异;人是唯一的宿主(不存在动物宿主);有安全有效的疫苗。

   由于狂犬病的病原体狂犬病毒可感染多种哺乳动物,所以从理论上讲,要从全球彻底根除狂犬病是不可能的。但理论和实践都证明,在狗和人群中基本消灭狂犬病不仅可能,而且并不是特别困难。狂犬病的防治从医学上来讲是一个早已得到解决的问题。狂犬病毒在遗传上非常稳定,一百多年前法国科学家巴斯德发明的狂犬病疫苗在今天仍然十分有效;其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也非常明确,95%以上的人狂犬病都是源自被狗咬伤。这些因素都有利于狂犬病的控制。WHO狂犬病专家咨询会(2004年)明确认定:“狂犬病可以被消灭(be eliminated)”。

   目前在全球大约150个有报告的国家或地区中,有约一半已基本消灭了狂犬病,其中有约50个国家或地区多年来狂犬病病例数报告都保持为零。已消灭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的经验证明,只要控制住了狗群中的狂犬病,人群中的狂犬病就能基本得到控制。

   早在一百多年前,甚至在狂犬病疫苗发明以前,英国和北欧的一些国家就主要借助于对狗的严格管理和检疫等相关立法,基本控制住了狂犬病。如英国于1831年就由议会提出防止疯狗蔓延的法案,1897年正式形成法律,1903年在整个英伦三岛消灭了狂犬病,并一直保持至今。北美洲、西欧、南美洲甚至亚洲的许多国家或地区,如马来西亚、日本、台湾、新加坡……都已基本上控制了家养动物和人群中的狂犬病。

   二、国际上的经验

   WHO狂犬病专家认为:大规模的犬类接种活动是控制犬狂犬病的最有效措施。上世纪80年代以来,拉丁美洲国家通常每年都开展全国性的大规模犬类接种活动,在短期内(不超过1周)就可达到全国80%的接种率,结果使得犬和人狂犬病的数量显著下降,并于2010年实现了基本消灭狂犬病的目标。马来西亚在大规模接种活动后对未免疫犬只进行了人道捕杀,成功地消灭了犬狂犬病。

   有证据表明,对某一地区70%的犬进行持续和有效的免疫,就可以切断狂犬病的传播。狂犬病疫苗接种活动通常每年进行一次,但在动物出生率和死亡率高的地区,可能需要进行多次。所有犬和猫,不分年龄、体重或健康状况,都应进行免疫,直到该病被消灭。

   在开始的5年内,应双管齐下,即狗的普遍疫苗接种与人用疫苗的接种并举。以后接种率将逐年下降,每年用于防治狂犬病的总费用也会显著下降,逐步使全国狂犬病发病人数降至每年10人以下。

    WHO的专家曾反复告诫,单纯杀狗对狂犬病防治的作用极其有限,没有证据表明单靠捕杀犬只的做法对控制犬群密度或狂犬病的传播有多大影响。犬群的种群增殖速度可以非常高,即使是最高纪录的捕杀率也很容易被迅速增加的出生率所弥补。长远看,曾经尝试这种办法的地区全都以失败告终。为什么不对狗普遍实行强化免疫,防患于未然呢?为什么对接种过疫苗的狗也要杀掉呢?不分青红皂白地杀狗,不仅对狂犬病的防治无济于事,反而可能激化养狗人与支持杀狗的人之间的矛盾冲突,不利于构建和谐社会。

   三、防治策略有误

   中国对狂犬病不能说不重视。最近十余年来,狂犬病频繁成为各种媒体关注、争议或炒作的焦点。但中国在狂犬病防治方面却出现了令人费解的怪现象:全球最大份额的狂犬病疫苗用于人而不用于狗。中国目前在狂犬病的防治方面虽然政府每年资金投入很少,但全国每年防治狂犬病的实际投入,主要是老百姓在被狗咬伤后被迫接种疫苗和抗血清而投入的费用,却是世界第一。中国目前是全球狂犬病疫苗的头号生产国和使用国,每年产销量均达1500万人份以上,超过全球80%的份额;相关总费用超过100亿元。我们每年为狂犬病付出的代价是世界第一,效果却是倒数第二(死亡人数仅次于印度)。

   狗用狂犬病疫苗的价格不到人用疫苗价格的十分之一。在中国,狗的总数约为1亿只,每只狗用疫苗510元,按70%以上的免疫覆盖率计算,总费用每年仅需5亿-7亿元。令世界各国的狂犬病专家们感到奇怪的是,中国狗用疫苗的覆盖率尚不足20%,但却能拿出比狗用疫苗所需多几十倍的钱花在人用疫苗上。但由于不能解决传染源的问题,实际上收效甚微。

   据卫生部等4部门2009年发布的“中国狂犬病防治现状”估算,如果我国所有的狂犬病暴露后病例均得到预防处置,每年约需245亿元。中国的狂犬病受害者主要是农村地区的低收入弱势群体,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根本买不起疫苗(更不用说抗血清),因为一次被疯狗咬伤后的正规全程处治费用可能就与其半年甚至一年的收入相当。如果相关行政部门不迅速采取重大举措,将狂犬病疫苗接种的重点由人转向狗,我国在狂犬病防治上每年“投入一百亿,死亡两三千”的结果将长期不可能有根本改变。这凸显了中国狂犬病防治策略的重大失误。

   四、应有长远规划

   目前中国的狂犬病防治属多头管理(卫生、兽医、公安、农业、药监等),名义上都管,实际上都不管。当前中国在狂犬病防治方面的主要问题是政府缺乏长远的防治规划,没有一个控制狂犬病的时间表,直接投入的经费太少(目前每年100亿的社会投入是大量被狗咬伤的老百姓在死亡威胁下被迫拿出来的),处于事实上的行政不作为状态,可用“懒政”来概括。现在全国许多地区都是长期对狂犬病防治放任自流,一旦媒体报道死了人,地方政府往往会实行全民动员,对狗采取斩尽杀绝的极端政策。有些地方甚至对接种过狂犬病疫苗的狗也格杀勿论,结果又引起民怨沸腾,国内外动物保护组织抗议声一片。

    在狂犬病的防治方面,单纯一个卫生部至多只能做到维持现状。要在中国消灭狂犬病,当务之急是让中国的高层领导认识到防治狂犬病的迫切性和在中国快速消灭狂犬病的现实可能性,尽快建立“全国防治狂犬病总指挥部”,进行跨部门的联合行动,制定一项在510年的时间内在全国范围基本消灭狗和人群中的狂犬病的总体战略计划,从控制狗的狂犬病入手,彻底消灭狗和人群中的狂犬病。

   中国的狂犬病防治目前已到关键时刻,中国必须在35年内实现全国犬只70%以上的免疫覆盖。而质优价廉的兽用狂犬病疫苗则是完成这个任务的前提。

   中国的人用狂犬病疫苗研发水平在全球名列前茅,产销量均属世界第一。中国的人用狂犬病疫苗是按WHO的质量标准进行生产,质量得到WHO的肯定。

   按世界各国的惯例,人用狂犬病疫苗是可以直接用于狗和猫的免疫的。人用狂犬病疫苗在中国(主要是东南沿海地区),实际上已大量直接用于狗和猫的接种,已在至少十万只宠物狗或猫中使用过,免疫效果和安全性都没有问题。中国能大量生产合乎WHO标准的人用狂犬病疫苗,从技术上讲生产兽用疫苗没有大的障碍。

   在中国,兽用疫苗与人用疫苗历来是分别由农业部和卫生部的相关单位进行审批、生产和管理的,相互独立甚至很少联系。而中国目前兽用狂犬病疫苗的生产技术水平则相对落后。目前国内兽用灭活狂犬病疫苗生产几乎为空白,大中城市的兽用狂犬病灭活疫苗基本上依靠进口,供应量不足,而且价格昂贵,到消费者手中每剂价格好几十元。如此之高的价格,显然是让人无法承受的。

   目前国内大量生产的人用狂犬病疫苗,即使原封不动地直接用作兽用疫苗(仅改变剂型和包装),从成本核算的角度看也极具市场竞争力。如果全面采用针对兽用预防性疫苗的相关改进措施,则狗用疫苗的成本还将大幅度降低,完全可以降低到每支成本2元以下。

   沿海部分发达城市已经通过政府采购,实现对宠物的免费狂犬病疫苗接种。如果把疫苗价格降到三五块钱一支,其他地区的政府就也可能下决心来推广这件事情。

   五、管好狗才能控制住

   中国的狂犬病防治问题,多年来也一直受到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高度关注,每年都会提出大量相关的提案和建议。这些提案和建议多半是向卫生部提出,这实际上是一个认识的误区。面对这些提案,卫生部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只好拼命增加人用狂犬病疫苗的生产量和人群的接种量,所以中国人用狂犬病疫苗越打越多,全世界超过80%的狂犬病疫苗都被中国人打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结果却只能是治标不治本,问题迟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中国的狂犬病问题,其实质就是“农业部管的狗咬了卫生部管的人”,而各个国家的经验都是“管好狗才能控制住狂犬病”,所以中国狂犬病的防控,农业部应该起主导作用。

    当前,农业部特别应当从狂犬病防治的政治意义和战略高度着眼,积极、主动地推进人用狂犬病疫苗技术向兽用疫苗的转化,促成合格的兽用狂犬病疫苗尽快上市。

   对于狂犬病在中国的控制,农业部应当发挥主要作用。希望农业部的疫苗审批部门也能像卫生部门对待甲流疫苗一样,积极主动地对待兽用狂犬病疫苗的审批问题。中国的质优价廉的兽用狂犬病疫苗生产文号完全应当而且可能在数月内得到。

   在卫生部管辖的范围内,在人用狂犬病疫苗方面花再多的冤枉钱(例如每年200亿元人民币),也不可能在目前水平上有明显进展。而在农业部管辖的范围内,每年用不到10亿元给狗普遍接种疫苗,坚持数年,就有可能从根本上控制中国的狂犬病。

   中国的狂犬病防治,需要借鉴世界上已基本消灭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的成功经验,由国务院高层领导协调以农业部为首的各部门,尽快制定中国的防治规划。中国完全有可能以不高于目前实际已付出的高昂代价,实现WHO倡导的十年内消灭狂犬病的目标。

 

为什么中国防治狂犬病收效甚微?由晋江市爱心宠物医院提供

上一篇:被家猫咬了需要打疫苗吗?

 返回列表

下一篇:狂犬病的危险被夸大了吗?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简介 | 宠物美容 | 婚介认养 | 医师专栏 | 在线问诊 | 医院信箱

版权所有:晋江市爱心宠物医院  电话:85694945.微信:13055327897   闽ICP备06030712号-1
浏览次数: 399260 人次

N10